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123:加盟全球价值链(上)发展中国家的喜与忧

来源:价值链,全球,增值 作者:易诘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02
摘要:全球价值链是国际生产分割下的产物,在这框架下,商品贸易是由许多国家不同供应商,不同生产阶段结合而成的国际贸易活动,当中涉及各种各样的中介商品进口和出口,用以生产最终商品

全球价值链是国际生产分割下的产物,在这框架下,商品贸易是由许多国家不同供应商,不同生产阶段结合而成的国际贸易活动,当中涉及各种各样的中介商品进口和出口,用以生产最终商品。

换句话说,不同国家之间的贸易,或者说不同国家企业之间的交易,更大程度上是中介商品的交易,而不是最终商品。

从1960年代北美地区的汽车工业,到1970年代东亚地区的电子工业,发达国家制造业的外迁,在全球化大趋势下形成全球价值链(Global Value Chain),过去数十年在国际贸易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然而,随着全球价值链日益复杂化,涉及层面越来越广,对经济冲击的脆弱性,则相对更高,尤其是处于价值链下游端的发展中国家,更尽显其脆弱性。

更重要的是,加入全球价值链并不一定会为发展中国家带来经济发展。关键在于发展中国家如何突破有形和无形的壁垒,攀上更高价值链,否则必将适得其反。

古典经济学李嘉图学派的国际贸易概念主要建立在比较竞争(Comparative Advantage)的基础上,并成为新古典贸易理论的基石。

全球价值链形成

物换星移,随着时间推移,国际贸易原理从最原始的两种原产品、两个国家简单模式,延伸至多种原产品、多国模式,并且进一步把中介商品(Intermediate goods)和生产分割(production fragmentation)或外包(Outsourcing)等元素纳入国际贸易理论,以便更贴近且更能反映出现代国际贸易的实况。

全球价值链是国际生产分割下的产物。在这一框架下,商品贸易是由许多国家内的不同供应商的不同生产阶段结合而成的国际贸易活动,当中涉及各种各样的中介商品进口和出口,用以生产最终商品(很多时候最终商品也是作为出口用途)。

换句话说,不同国家之间的贸易,或者说不同国家企业之间的交易,更大程度上是中介商品的交易,而不是最终商品。

国际生产分割走向中介商品

国际生产分割在上个世纪90年代快速扩张,近年来改变整个国际贸易的面貌,各国贸易从传统最终商品走向中介商品(零件和组件)的交易。

1990年代的全球贸易平均每年以6.5%的幅度增长,但国际生产分割的生产活动(中介商品交易)在同一时期平均每年写下9.1%的增幅,甚至比国际贸易增幅还要高,反映出全球贸易格局的根本性转变。

罗切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Rochester)国际经济学教授罗纳.琼斯(Ronald W.Jones)就指出,伴随世界收入的增长,加上服务链接如交通运输和通讯的成本大幅降低,把原本的直垂式一体化生产(vertically integrated production)程序,转变成零散化生产(fragmented production)模式,分散到一个国家的不同地区,或全球各国各地进行生产,从而形成一个国际生产网络———全球价值链。

这类全球价值链或国际生产分割的模式,常见于纺织业、汽车业、运动装、家具等领域。

交通运输和通讯成本显著降低,促使这些领域的跨国企业可以在“比较优势”和“国际专业分工”的概念上,利用全球各国不同的竞争优势条件,生产不同部分的零件或配件,以经济规模生产达到降低总生产成本和提高生产力的效益。

分开地区生产降成本

根据琼斯的研究,把原有的直垂式一体化生产程序,分拆成两个或更多不同的生产模块,可以带来生产边际成本下滑的效应。这可能因为不同地区的劳动力拥有不一样的技能,而且每个生产模块所需要的技能也不尽相同。

按照李嘉图理论模式的比较优势定律,由不同技能的地区分开生产具比较优势的部分,可以达至降低边际成本的效果。

另一个可能是每个生产模块所需的不同元素比例不一样。

按照赫克歇尔-俄林模型(Heckscher–Ohlin model),劳工密集型生产模块更适合设在劳动力成本相对便宜的地区,而不是生产力高的地区。

这种全球生产分割或零散化生产模式涉及新成本,即不同生产模块之间的服务链接成本,如交通运输和通讯,以及协调活动的一般成本,以便整合所有生产模块的中介商品,产出最终商品。

随着这类新成本大幅降低,让一个国家的企业(跨国企业)可以根据不同地区的比较优势来进行专业分工,在各别地区设立生产模块,或者把生产外包到不同地区,有效进行国际生产分割,从而实现经济成本效益。

全球价值链4大类

最近联合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由全球生产分割形成的全球价值链,大致上可分成4大类。这包括:
●国内增值(Domestic value-added):包含在出口元素内的增值部分
●折回增值(Returned value-added):国内增值部分,最初以出口方式外销,最终通过从其他国家的进口折回本国
●外国增值(Foreign value-added):包含在进口元素内的增值部分
●纯双重计算(Pure double-counted):来回多次的跨境中介商品贸易上所创造的增值部分

处上游位置出口增值高
发达国较占优势

各别国家在全球价值链内的所处位置不同,增值结构也不尽相同。普遍上,发达经济体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上游位置,增值部分相对偏高,而发展中国家则处于下游位置,增值部分则相对偏低。

这份研究报告以美国和中国的出口增值结构作为比较基础。美国的国内增值部分比中国来得高,但中国的外国增值部分却比美国高。

换句话说,美国出口主要依赖本身的增值,而中国出口则更加依赖外国增值,尤其是第三国家的增值部分。

此外,中国的折回增值比美国来得低。这充分反映出,两个国家处于全球生产链的不同位置上。

美国生产和出口零件与配件(中介商品),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上游端,其部分出口增值通过从其他国家的进口商品中流回美国。相比之下,中国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下游端,通过其他国家进口流回中国的出口增值非常少。

这一结果也显示,中国的外国增值部分大都用在生产最终商品并出口到美国,而美国的外国增值部分则大都用来生产中介商品并出口到中国。

与此同时,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的国内增值部分主要以最终商品为主,而美国出口的国内增值部分,主要体现在中国和其他国家吸纳的中介商品中。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由此可见,发达国家(尤其是跨国企业)如何利用发展中国家的比较优势,把不同阶段的生产模块分散到全球各地,借由交通运输和通讯的普及化与经济贸易自由化的条件,把全球生产链串联在一起,以更便宜的成本和更高的生产力,为发达国家生产供国内消费的最终商品。

上述由国际生产分割所产生的全球价值链,可以产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两个极端情况。

从乐观角度来看,全球价值链对推动经济发展起着正面效应。这主要建立在以下基础上:
(一)全球化所带来的国际竞争、科技和新知识的普及化,以及专业分工与经济规模的更大发挥空间,有助于提升效率,进而加强生产力
(二)加入全球价值链可以进一步提升生产力,因为各国/跨国企业可以通过这一价值链平台,获得最便宜或优质的中介投入品
(三)全球价值链为发展中国家开拓一条康庄大道,无须建立本身完整的价值链,而是通过生产分割专注于特定生产活动,进军国际商品和服务市场。

但是,对发展中国家而言,加入全球价值链并不见得一定会创造正面的价值。

这对处于全球价值链下游端的发展中国家尤其准确。

如何力争上游,调整本身在全球价值链的定位,以及如何突破有形和无形的壁垒或障碍,将决定发展中国家在全球一体化大趋势下的命运。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