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李显龙:“滥权”指责针对政府 “为父母名声不起诉弟妹”

来源:李显龙,李光耀,滥权 作者:查振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1-29
摘要:人民行动党成立前的许多重大会议,都在欧思礼路38号的地下室举行

人民行动党成立前的许多重大会议,都在欧思礼路38号的地下室举行。(档案照)

(新加坡3日讯)“一般情况下,事实上在任何其他可以想象的情况下,我肯定会立刻提出起诉,因为滥权的指责无论多么毫无根据,都是非常严重;它实际上不止是针对我,而是整个政府。”

李光耀故居争端持续发酵多日后,不少人问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为何不通过法律行动为自己正名,李显龙也谨慎考虑了不同选择。

“上法庭起诉我的弟妹,会进一步破坏我父母的名声。我们是兄弟姐妹,也是我们父亲的孩子。过程也会持续很多年,给新加坡人带来更大的困扰和不安。所以上法庭不是我倾向的选择。”

坚持宣誓声明立场

李显龙说,不采取法律行动是为了避免进一步破坏父母名声,但他有必要在国会向议员和新加坡人做出交代。

他说,决定在国会谈这件事,是因为新加坡人有权从政府和自己那里得到完整的答案。

李显龙坚持早前公布的宣誓声明中的立场,并表示如果可以的话,不想进一步说明。

再向新加坡人道歉

李显龙再度向新加坡人道歉。

他说,他知道很多新加坡人为这件事而不开心,觉得厌烦并希望事件能结束。

“身为总理,他对这件事深感遗憾,而身为人子,想到父母若还健在,必定十分伤心,本身也为此心痛。

吁议员提出问题

“对于这场家庭纠纷所引起的困扰、混淆和不安,我再次向大家道歉。”

他说:“今天我在国会发表这个声明,是为了向议员和新加坡人做出交代,快速处理这个问题,让新加坡人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可以让事情告一段落,彻底结束。”

他也吁请议员在国会提出问题、猜疑或疑问。

他解释,解除党督的约束是希望所有议员积极参与讨论,对自己和部长们做出质询,以充分讨论和交代所有的公共议题和指责。

他说:“这是加强人们对我们的体制、我们的治理制度的信心,并把我们的精力重新集中在我们全国上下面对的挑战的方法。”

不仅是一栋老房子维护李光耀精神遗产

李显龙认为,李光耀留下的精神遗产不仅是一栋老房子,而是新加坡和国人所维护的价值。

“我们在新加坡建立起一样特别的东西,那就是一个和谐、多元种族和任人唯贤的社会;一个公平和公正社会,每个人都必须遵循同样的规则。无论你是部长或是普通市民,无论你是总理或是建国总理的孩子,都不凌驾于法律之上。”

他强调在新加坡,每个人在法律面前都是平等的。

“李先生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点。当这起不愉快的事件尘埃落定后,人们必须知道政府的运作方式是透明、公正和正当的;必须知道在新加坡,就连李先生的故居和他的愿望都必须接受法治;以及他所建立的政府经得起名誉和诚信上强烈及不断的抨击,不仅不受沾污,反而变得更坚强。”

遗嘱宣读仪式首现分歧

李显龙与妹妹李玮玲医生和弟弟李显扬在2015年4月12日的遗嘱宣读仪式上首次就李光耀故居去留出现分歧。

李显龙说,李显扬当时首次反对父亲生前已批准的修建方案,并要求立即将旧屋拆除。

“我对此感到惊讶。我当时指出,李显扬的立场与全家人之前讨论和同意的方案不同。但由于李玮玲说她有意继续在旧屋居住,所以不可能立即拆除旧屋,而父亲在遗嘱中也表明要让李玮玲按她的意愿住在旧屋。”

李显龙与妹妹和弟弟当时也讨论隔天李显龙在国会上应就李光耀的遗愿说什么。李显龙有意宣读李光耀2011年12月27日写给内阁的信,包括如果保存旧屋应如何处置,及完整的“拆除条款”。不过李显扬和妻子林学芬当时“强烈反对”这个主意。

李显龙仍决定要让李光耀的看法记录在案,也让新加坡人准确理解李光耀的想法。不过当天傍晚,李玮玲和李显扬已先行发出文告,内含拆除条款全文。

“强拆故居才是滥权”

李显龙说,假设身为总理的他,在没有让政府考虑替代方式、慎重考量,经过正当程序的情况下,决定拆掉故居、强行通过这样的决定,就因为这是他父亲所要的,那才是真正的滥权。

“这才是违反李光耀所建立起的整个法治条规和整套价值观。”

李显扬和李玮玲,昨天指李显龙即使自请回避部长委员会的事务,但参与的部长都是他的下属,委员会也因此无法跟他独立区分。

对此,李显龙说,弟妹这么说,也等于在说国会本身,这不可能是正确的说法。

“当一人可能与事件有潜在的利益冲突时,回避是标准作业方式,也就是不让自己处理那起事件,交由其他人处理,比如我的副手,或其他资深同事。”

李显龙国会中英演讲完整视频

委副总理负责故居

所以,他也从没有参与38号欧思礼路故居的事,没针对故居事宜参与讨论或做决定,由副总理张志贤全权负责。

李显龙于2015年4月13日在国会宣布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有关故居的遗愿后,决定不参与政府所有有关故居的决策。

惟 ,他过后也发现,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不满意故居被分给李显龙,因此她认为最好的解决方法是把屋子转给他们。

李光耀生前与妻儿在欧思礼路38号,留下很多生活的印记。(档案照)

总理身分获契据内容不满弟妹未征询意见

针对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对他的滥权指控,李显龙说,担任公职者如果发现家庭成员与政府机构不当交涉,有义务让该名家庭成员停手。

就妹妹和弟弟与国家文物局订立的“赠与契据”,他也解释,自己虽然是以总理的身分阅览契据,但不代表不能与家庭成员谈及此事。

李光耀去世后,李玮玲和李显扬以李光耀遗产执行人身分把欧思礼路38号的一些文物捐给国家文物局,并订立“赠与契据”。李显龙过后由时任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通讯及新闻部第二部长黄循财告知契据内容,并反对李玮玲和李显扬在没有征询他的意见或获得他的同意前订立契据。

李显龙说,自己作为三个遗产受益人之一,有权在弟弟和妹妹订立契据前获得他们征询意见,不过他们没有这么做。

李玮玲和李显扬曾质问李显龙是以公职身分还是私人名义获取赠与契据,并指如果是以公职身分,那么在私人法律纠纷中利用公权“明显是滥权”;而如果是以私人身分,普通公民不可能向国家文物局索取到“赠与契据”。黄循财回应时指出,李显龙是以总理身分获取契据。

李显龙也发现契据条款“繁苛又无理”。“比方说,文物局每展出那些文物,也得一并展示“拆除条款”的前半段。但仅是前半段,段落中说李光耀生希望在我妹妹不在旧屋居住后拆除旧屋,而不包括说明房子如果无法拆除,李光耀希望如何处置的后半段。只局部和选择性地公开“拆除条款”将误导公众对于李光耀遗愿的看法。”

违反契据可索回文物

条款细则也指出,任何时候如果契据条款遭违反,李玮玲和李显扬能立即以一元的价格(3令吉)索回所有文物。李显龙说:“这根本不是捐赠。他们误导了公众。李光耀伉俪生前向文物局捐赠多件物品,而他们从未如此变相施加任何这类条款。李玮玲和李显扬施加于文物局的条件是错误的。”

他解释,对于任何担任公职的人,尤其自己身为总理,大家都会指望他即便是发现家人做错事,也有责任纠正。

“作为总理,在发现事态后,我必须采取行动,否则人们会错误以为我也参与其中。就因为我以总理的公职阅览了契据,就说我不能与家庭成员提及这件事,这是无稽之谈。”

因此,李显龙通过律师致函妹妹和弟弟,反对他们的作为;而在政府方面,他让黄循财在这件事上听从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的指示。李显龙相信,这是“正确和适当”的处理方式。

驳妻儿裙带关系指责

李显龙在就裙带关系的指责做出回应时说,妻子何晶作为淡马锡控股首席执行长,必须对由林文兴担任主席的淡马锡控股董事会负责,而作为一家公司,淡马锡控股必须对它的股东负责,也就是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领导的财政部。

“我有足够信心林文兴先生和王瑞杰部长清楚良好公司治理的意义。”

李显龙也说,首席执行长由淡马锡控股董事会委任,这项委任得到总统肯定,而总统顾问理事会会向总统提供建议。

“如果何晶行为不妥,我毋庸置疑淡马锡控股的董事会、总统以及总统顾问理事会知道他们的职责是什么。”

“我儿对政治没兴趣”

李显扬和李玮玲早前指责大嫂何晶在未经遗产执行人授权的情况下整理李光耀遗物,指示通讯及新闻部的摄影师为遗物拍照和做目录,并代表总理公署将李光耀私人物品借给国家文物局。

此外,李显扬和李玮玲称李显龙夫妇有意为儿子李鸿毅从政铺路。

对此,李显龙说,李鸿毅已公开表明,他对政治没有兴趣,而作为父亲,他也从未推李鸿毅从政。

李光耀曾授权保留房子家中无人提异议

李光耀曾经批准李显龙与夫人何晶的提议,找建筑师探讨如何在保留地下层饭厅并且拆除他私人生活空间的情况下,处置欧思礼路38号,并且授权提呈发展申请给市区重建局。

李显龙指出,当时家里并没有人提出异议。

他指出,他与何晶在进行这些计划时,时刻都电邮家里所有人,包括父亲、弟弟李显扬和妹妹李玮玲。

他说:“父亲和建筑师见面,看了计划书,批准加强地基和装修房子的策划。”

委员会无权决定故居命运

李显龙表示,他不确定父亲李光耀故居为何仍引发争执。

他说:“一个可能是弟妹和我之间的看法不同,而分歧在于这个问题:除了拆除,我父亲对房子有什么想法?”

他说:“那是黑白分明,不全则无,不管如何就是拆除房子?还是如果拆除是不可能的话,他准备考虑其他的选项?”

李显龙表示,弟妹的看法是,父亲李光耀铁定要拆除房子,没有妥协的余地;他自己的看法是,尽管李光耀希望房子拆除,但如果政府有其他考量,他准备考虑其他方案。

他说,尽管他和弟妹的看法不同,他仍认为,没有争论的必要。

他表示,已向部长委员会提交了他的意见,他的弟妹则提交了他们的意见,并评论了彼此的论点,他会留给委员会考虑。

他说:“无论如何,政府已经表明,委员会不会对房子命运作出任何决定,也不会就房子一事对内阁作出任何建议。委员会只会列出房子选项,如果有一天必须做决定,可能是数十年后,那时的内阁,即不同总理下的内阁,有这些选择可供考虑。所以根本没有理由让任何人,就像我弟弟声称的那样,感到‘被推到墙角’。”

责任编辑:admin

最火资讯